Zerooooooo

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用文字爱你

©Zerooooooo
Powered by LOFTER
 

猎狐(1)

第一人称 第一人称 第一人称

短篇合集 短篇合集 短篇合集(想到啥写啥系列)


我向Finch清晰简洁地汇报了计划通的安排,尽量不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对即将要发生的乱子隐隐抱有期待或是兴奋。Root在专心忙些别的,她有条不紊盘起发髻,修饰妆容,仿佛此前已重复过无数次。室内预演的这场“小型爆炸”起始于我推门而入的那一刻,我本没打算表现得讶异,但还是后退了半步,又反复确认门上的黄铜数字。


她的样子可真辣。 


眼下处境的结论尽数写在她脸上。“我们没时间发愣了亲爱的,”Root先开了口,“这儿有适合我抹的口红吗。”蕾丝束...

 

不经典童话【上】


评论里有小黑车,请自取。
共有㈠㈡㈢㈣节。



战后三个月内,TM就利用信息数据和渠道优势,以新兴的生物科技公司的名义为自己筛选了一批诚实可信的技术人员,他们的工作内容对外完全保密,实际负责做设计编程,开发测试。

Shaw选择继续干老本行,和Fusco,或偶尔与私人雇佣军一起,TM也不勉强,只大手笔买下写字楼附近的几家餐厅,——包括Shaw喜欢的那家牛排馆(用充分烧热的木炭煎烤出来的肉质甘甜而口感紧密,堪称一绝),其后便委托她给安保培训出出主意。

以至于挺长一段时间,Shaw十点以后才回到住所。Root依旧早早在等着了。

屋子暗着,毫无生气,窗外的灯光朦朦胧胧,像漂浮在半空中,也有...

好的,顶风作案之后,那么问题来了。

 

关于七点一刻的落日

  时间线在战后,有小段穿插到第四季。
     
      算是节日糖果,祝六一愉快。

      夕阳被截留在灰白色的墙外,无力的挪移着,泄露出一丝疲态,一个个头不高的黑发女人走出电梯,独自穿过粘贴着厚厚广告纸的狭长走廊,最终在尽头的一扇门前站定。

  门的那边就是她的公寓。虽然所处地段一般,治安欠佳,但正满足她所需——租金低廉便于藏身,况且隔音好,格局简单,采光与视野极佳,大容积冰箱能满足各种储藏需要,不仅如此还能养狗,离周末只剩不到三...

 

【短】Feeling


#过去的产物

「唯一可以确信的是,You were my safe place.」

她鲜少主动谈论起自己的梦,也不常做梦。

如果说梦境是人潜意识的反射——这一说法拥有足够夯实的理论基础,那恰好证明她的生活波澜不惊,至少以她那颗反社会的心来说,生活已然无趣到连梦也乏善可陈的地步,又或许她隐藏得足够深,深到她对自己静默变化着的一切都毫无察觉。

起码撒玛利亚人妄图攻破薄弱梦境之于她的计划,受挫了上千次。——这不是侥幸的意外,是特工训练的一部分。

如往常一样在天亮时分醒来却没有睁眼,漂浮在眼前的一团朦胧的白色光影渐渐缩拢消失在视野边缘,那是支离破碎的残梦遗迹。悬于其上的幽暗形体循空气漂游...

 

普鲁斯特效应

「生机,这个字眼很适合在Root褪去了睡意的棕眸里发生;生机,就像是二期作物,受午夜那场收割的刺激而茁壮生长」

Root消失三天了。用Shaw的话说,就是那女人又追随着她的AI上帝跑去天涯海角解决bad code了,这不代表她在意Root的去向,期待一字半句的口讯,即使下一秒回头就能看到那女人鲜活的身影,也不应该意外,Shaw笃定自己记不清Root失踪的确切时间了,三天,四天,要不然更久,随便了,横竖她都没可能无聊到拿笔在日历表上画叉计数。

暮霭沉沉,风吹皱窗帘,地铁飞驰碾过轨道的动静断断续续由远及近,窗边的人正心不在焉清洗盘子,果不其然连累衣袖被溅起的水花打湿,杯子里的咖啡还是早上剩下的...

 

CARESS

#504
#Shaw视角
#甜,超短,全年龄,放心食用


【Decubital shape, desire you to conductmost of her caress.】


两个人的战役一直持续到半夜,当我们把战场从餐桌转移到床上时,满地的杯盘狼藉即变成了这场激烈战役的无辜牺牲者和唯一见证。


激烈但并不惨烈。


「还不赖。」她侧身撑着脑袋从薄被里露出大半个光洁的脊背,黏着的目光里带着一股温柔的阻力,脸颊上的潮气还未完全散尽。


「已经赖遍全身了。」我懒散趴伏在床上枕着自己的胳膊,收起锋刃卸下防备,感受冰凉指尖抵在背上若有似无游走着,留下无意义也无...

 

【独立短篇】【Soldier】

修改后重发。

我已经把握不了洛夫特的尺度了。情节少许变动。没有肉将就着看吧,嗯。

#411快乐#


静悄悄的。

白茫茫的光线在眼皮上浅浅浮动,消毒水散发刺鼻异味夹杂着甜腻血腥混合成独特气味争先恐后钻入鼻腔,躺在冰冷金属床上的女人闭着眼睛呼吸沉重,眉头紧缩,干涩嘴唇失去了血色,额前被汗打湿的发丝散乱,黑色背心早已湿透几乎可以拧出水来,薄薄的一层冷汗带走了皮肤大部分的热度,过分冰凉的手脚瘫软着被皮绳紧实绕上几圈打上死结束缚在床架四角。

脑海里响起细微的声音。

仿佛往深不见底的海水里投下一块小小的石头,在看似平静的水面激起涟漪,穿过光滑礁石与大片鱼群,沉到海藻缠绕的疏松...

 

日常(四)

【接上】【亲妈不虐】【岳父岳母神助攻】


“bear,过来。”Finch半蹲着,招呼正和shaw在一旁玩球玩得不亦乐乎的bear,摇晃着手上一罐满满的牛肉干,“晚餐时间到。”

bear嗅到食物的味道,眼睛一亮,兴奋的摆着尾巴,扑过去举起毛茸茸的前爪抱着Finch的腿就争夺起肉罐头。

始料不及的Finch一下子被扑倒在了地上,“坏bear!”

bear听到训斥,怯怯的端正坐好,目不转睛的盯着Finch,黑色的尾巴示好似的左右摇晃。

“怎么了,Finch?”Reese不知道从哪幽幽的走出来,上前去扶他起来,心情似乎很不错,“bear让你操心了?放轻松,它是个好孩子,可能只是刚好叛逆...

 

日常(三)

【傻白甜3.0.1】【不调戏(jiao)会死】【良心大大的提供了5毛钱船戏】严肃脸】


“夫人,您眼光真好,这条裙子很衬你呢。”售货小姐展露着热情的笑容,毫不吝啬赞美之词。

“是嘛,”被称作夫人的女士听到称赞后有些难为情,又不禁自信了一点点,提着裙子在身上展示,不住的来回比划。

“试衣间在前面尽头左拐,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叫我。”售货小姐恰到好处的提醒,给人感觉舒服又贴心。

“你可真好,”女士由衷的夸奖,“你简直是我遇过最好的女孩了,你的男朋友一定十分庆幸自己能拥有这么善良的姑娘。”

她像自我肯定似的点点头笑起来,牙齿整齐洁白,眉目里透着狡黠,“我想‘他’会的。”

转过身去,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