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oooooo

凛冬将至

©Zerooooooo
Powered by LOFTER
 

S&R 【完整】


——————————————割割割——————————————

时针准确的指向了十。

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却格外空荡荡。

“嗒嗒嗒”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打破了宁静。

高而瘦的身材,一头长长的如海藻般浓郁的棕发,脸部轮廓很深,双眼大而有神,会不经意的流露出戏谑与漫不经心,那是在笑起来的时候,而不笑时,全身上下便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

“是找Sameen Shaw小姐?”前台小姐丢过一个询问的眼神,继而飞快的敲了敲键盘,露出仪式化的微笑,“1205号房。”

root匆匆点点头,连谢谢也来不及说,脸上的表情绷得紧紧的,不久前机器给出了一个地址,root顺着线索一路调查下去,竟然找到了这个酒店,这已经是本月第三次她脱离地铁小分队秘密开展关于shaw下落的追踪调查,谁说的来着,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况且在此期间机器始终没有停止过吐出号码给里瑟和芬奇,于是,root开始一个人调查起了shaw的下落。

重重按下数字键“12”,电梯门缓缓合上,一切似乎顺利的不合常理,root却长长舒了一口气。

记得之前撒玛利亚人曾派出一队精英特工到处打听shaw的下落,在这种紧要关头下,那女人却表现的蛮不在乎,竟然还打算去帮里瑟监视号码,她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但她不明白在乎她的人会担心吗?!root面上的忧色深了一些。

也许在这个城市的某个隐秘的角落里,也许在哪一个不见天日被撒玛利亚人的特工重重把守的地方,shaw在等着她,等着root带她走,root一直这么相信,就像她曾经笃定的相信,machine是她的信仰和上帝,她知道自己几乎有些偏执,偏执没有什么不好,只要她想,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所以,shaw绝不会死,她怎么可以死?!root紧了紧拳头,那天经历的一幕幕仿佛昨日才刚发生,慢动作定格,枪声伴着强烈的硝烟味,那个女人被枪击中倒下的样子,嘴角似乎还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那一刻,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撕裂了。然后,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一瞬间失去了所有视觉,嗅觉,听觉,还有感觉。

”不...“一帧一帧的画面像一把锋利的手术刀,狠狠的切割着心脏,不知道有多少浓郁到化不开的黑夜,她都脸色苍白满头大汗的从噩梦中一次又一次醒来,root闭上眼睛痛苦的摇了摇头,试图把它们从脑中驱赶出来。她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幽暗的,飘着血腥味的电梯里潮湿与冰冷的气息。

【1205】室门口,root轻轻地保持着握拳的状态,阻止身体的微微颤抖,然而仍旧徒劳无功。

”叩叩叩“第二遍。门里头依旧悄无声息。

root不甘心的握住了门把手,一拧,门顺利的被打开了一条缝。

高挑的身影一闪,root进到房间里,灯没开,厚重的窗帘毫不留情的把两扇大落地窗的光线阻挡在外,宽大的书桌和梳化台倚墙而立,正对着的是一张大床,而床上安安静静躺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她心心念念忘不了的...shaw。

Sameen Shaw。

root不敢动,眼眸却亮的发烫,目光牢牢地锁在床上,不愿再移开半分。天知道是从哪一刻开始,眼前这个人占据了自己全部的注意力,一开始只是同类的气息吸引了她,在普通人眼中,她们都是异类,不被容许和理解,这愈加剧了root对她的兴趣,root非常清楚,虽然shaw不常表露情绪和心情,面无表情就是她的表情,bear和牛排是她的最爱,她有时候可以一整天不说话,最讨厌听长篇大论,最多的情绪是愤怒,一生气就不理人,吃饱了心情就会变好,认为感情很麻烦,说穿了,shaw就好比一只会炸毛的狮子,摆着生人勿近的面孔,不屑与人相处那一套,脑袋里充斥着暴力的念头,日常兴趣除了突突别人膝盖就是吃吃吃,简单粗暴到可爱,root清楚怎样调戏shaw而不会被反感,不着痕迹的关心她,慢慢靠近她,而不是让她意识到自己的意图,从而躲得远远的避免不必要的情感纠葛。shaw讨厌麻烦,自然,root就不想让自己变成她的麻烦。

root走近了一点点,不想要吵醒眼前的人儿,她睡的那么沉,是那么不真实,root有在脑海里模拟过无数次重逢的场面,却没有一种和当下一样,甚至可以说没有一种能比当下好,root自嘲的扬起了嘴角,说起来还得感谢撒玛利亚人么,呵呵,她记得曾用玩笑的语气对shaw说过,”我得确保没有人能伤害你,除了我以外“。这是认真的。谁敢伤害她的人,她绝不会让对方有后悔的机会。

shaw脸庞越发瘦削,本就小小的个子隐在被子下,随着平稳的呼吸,有着微弱的起伏。

—————————————割割割———————————————

似乎感觉到厚重停滞的空气里有一双灼热的目光毫不掩饰的射向自己。

这房间里还有一个人?!

shaw缓缓睁开了眼睛。

黑暗,目之所及,无边的黑暗。

”是谁。“

声音低哑的可怕,仿佛不是从自己嘴里发出,shaw皱了皱眉头,失焦的双眼重新对上眼前那个黑乎乎的身影,努力想看清,脑袋却像是被塞进了一斤灌满了水的棉花,四肢酸软,完全使不上劲,糟糕的感觉。

root失神的站着,想回答,可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就只能,静静的,静静的看着那个女人的脸。

她们就这样互相看了很久。

root那一双灼热的眼睛已经好像两块滚烫的黑炭一样灼烧着眼眶,但shaw一动不动。她的双眼好似被一块墨色的布幕所遮掩,黑黝黝的,深不见底。root想,那双眼的主人,是她此生挚爱,不管shaw变成什么样,她都无法自拔的爱着她,爱到她觉得,除了shaw,她没办法再爱上其他人了。

shaw有些不解的探究着这个女人的表情,一双眼像波涛汹涌的海平面,底下小心翼翼的藏着温柔又庞大的兽,天知道如果它们悲伤起来,会是什么样呢。

她用双臂勉强支撑着坐起来,想了一会儿,”过来。“

root脸上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鼻头和眼皮却在一秒钟之内变得通红,”sameen......“

怎么脸上痒痒的,root抬手一擦全是眼泪。”sameen...“

”嗯,“shaw有些恼怒,平日执行任务时处理过无数棘手的情况,可像此刻这样,也是头一遭,”过来。“她轻声命令,不由分说把女人拉入到自己怀抱。这一系列动作发生的太快太自然,让俩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短暂沉默过后,小小的啜泣声传来,shaw有些手脚无措,只好轻轻拍着root的背,一遍又一遍的说:”没事了,没事了。“

哭声反而从呜咽,接着成了压抑的抽泣,最后索性嚎啕大哭起来。

shaw不再说话,只是收紧了手臂,紧紧的拥抱root,后背温热的眼泪打湿了衣服,心口突然有些闷闷的,她不知道,那就是难过,她一直以来都不曾体会过的,难过。

“sameen...”

【I need you.】

“嗯?”

【I knew you'd come back for me.】

“我再也不想失去你了...”

【Trust me.】

“......”

【—I guess there are things I  care about here.—And is that why you came to see me?】

“sameen... ...”

【We're so good at this together.】

“好。”

  1. JFMZerooooooo 转载了此文字
  2. 哈默Zeroooooo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