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oooooo

凛冬将至

©Zerooooooo
Powered by LOFTER
 

日常(二)

【继续诱食】【继续傻白甜】




“shaw,你有空么?”

“Uh...你可真会挑时间,”shaw习惯性的挑眉,板着的脸孔不流露一丁点情绪,“我暂时...“快速的打量了左右,一记勾拳重重的打在扑上前来的彪形大汉下颔,”有点忙。“继而侧身,灵活的闪过第二人的攻击,扣拿住对方的手腕,就势拉近之后右肘顺势一扫,准确击中其颈部,没有半秒迟疑,回身,格挡开另一人的袭击。

“几天没见,你想我没有呢。”

“我一点也不介意再提醒你一次里瑟和芬奇也能...”shaw微微喘息着,一跃而起,像一头野兽一样挥动拳头。

“放轻松,sweetie,这是另外一条加密的线路,他俩听不到的。”

黑色的衬衫随着shaw的动作激烈褶皱扭曲,坚硬的膝盖撞碎了对方的鼻骨。shaw看着被打趴在地上昏死过去的三个大汉,不管了,反正里瑟会来收拾残局的,接下来的审讯就交给他们两口子了,“root,你在哪?”


大本营。

安静。

root趴在电脑前睡着了。

昏暗的灯光像是给所有东西的表面都镀上了一层薄薄的蜡,也笼着root瘦削的背和一头散开的棕发,衣服仍是几天前穿的那套。

shaw脱下外套,轻手轻脚的给root披上。

“shaw,你回来了...”睡眼惺忪,声音里有浓浓的倦意,root醒了。

shaw蹙眉,“干嘛不去有床的地方睡?”

“我在等你回来啊。”

“bear呢?里瑟和芬奇也不知道去哪了。”

“他们带号码去安全屋了,还给bear带上了狗粮,估计一时半会的回不来。”root耐心解答道。

“哦。”shaw提起外套搭在沙发上,接着把自己也丢进了沙发。

“他们说今晚不回来了。”root促狭的一笑,目光追随着shaw的身影。

shaw起初愣了一下,而后像没听见似的掏出手枪来,低下头专心的擦拭,仿佛在做全天下最重要的事,仿佛这枪怎么擦也擦不干净似的。

“哈哈,shaw...”root觉得好笑,shaw的反应,动作,神情还是面部表情什么的,都让root止不住笑意,笑意从嘴角延伸到眼角,像树根一样盘根错节又隐入心头,但那笑,不是觉得滑稽才笑,是可爱,是感觉眼前的这个女人,坐在沙发里的这个女人,自己喜欢的这女人,无比可爱。

“吵死了!”shaw不耐烦的抱怨道,她有情感障碍,体会不了正常人类的感情,不懂配合,喜怒无形。当过医生,看惯了生死,与其说是麻木,不如说是体内那个负责情绪的按钮一直没有被人打开,只是,最近她总是能感受到某些混乱陌生又异样的情愫,她从不害怕,只感到困惑,和一些些烦恼。

root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在沙发随便捡了个地方坐下,又举起胳膊摊开,凑到shaw跟前,“我受伤了,你看。”这种感觉就像是小孩子在外调皮捣蛋,回到家知道自己即将大祸临头前看准时机赶紧认错一样。

酒精擦过伤口留下冰凉的刺痛感,root看shaw熟练的用镊子夹起棉球在自己的伤口周围画着圆圈,另一只手拿着纱布覆盖上来,顺时针绕了好几圈后,轻易撕开,双手牢牢的打结固定好。皮肤触到纱布的线头痒痒的,想挠又不能挠,身体不受控制的不安扭动起来。

“不要动。”shaw轻声命令道。

root乖乖点头,想到shaw低头忙着,又赶紧回了一个“哦”。

“在哪伤的。”

“前几天追踪一个黑客,在Flint出了点意外而已,”root平淡的语气就像是在谈论天气一样,“两天没合眼,事情一结束,我就马不停蹄的飞回来了。”

“两天没合眼?”shaw又拧起了眉头,语气郑重又严肃。

“对啊,”root收回已经被妥善包扎好伤口的手,往沙发另一头挪远了些,背对着shaw,往下一躺,枕着shaw的双腿,闭上眼睛,声音一下就静了起来,“赶着回来见你。”间隔了两秒,才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长气,“现在可以安心睡了。”拉过对方一只胳膊,也不管人家情不情愿,就扯到胸前牢牢抱着,“好了,我要睡了,Sameen晚安。”

shaw尝试挣扎无果后只好作罢,僵硬的直起的身体也一点点软下来,“root,你睡着了么?”

“嗯......”只有温软的鼻音传来。

shaw完全无可奈何。

双眼注目着远处的某一点,并不认真看着,只是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不变,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肌肉酸痛起来,“root,你睡了吗?”

root又睡着了。

呼吸均匀,沉沉睡着,没有一丝被惊动的迹象,即使闭着眼睛,嘴角也像是笑着的,抛下了她醒着时候的那些心事。

shaw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把她脸上散落的发丝一齐捋到耳后,轻轻的滑过她耳后的伤疤,应该不会痛了对吗,那个张牙舞爪的伤口,在皮肤上留下可怖的痕迹,也许永远都不会消散吧。shaw神色复杂的凝视着这沉睡的生物,从眉骨看到眼窝,从鼻梁看到唇角,有些说不清的东西在内心里生根发芽膨胀长大,缓缓地,缓缓地,变多,变大,已经快要到不受控制的地步了。那种莫名的情绪的源头,罪魁祸首就是这个女人吧。

shaw犹豫着慢慢抬起另一只手,想抚摸她的脸庞,又怕惊醒她。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冲动仿佛遮住了她的理智与冷静,内心里有股声音在不停叫嚣着,shaw一点点的靠近,一点点俯下脸,“你在看我吗,sweetie。”不知何时醒来的root伸出双手,绕过shaw的肩头围成一个圈,紧紧把她拉向自己。一脸奸计得逞的笑。


“现在,你可以继续做你没做完的事了。”








  1. JFMZerooooooo 转载了此文字
  2. 锤锤的增高垫Zeroooooo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