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oooooo

凛冬将至

©Zerooooooo
Powered by LOFTER
 

日常(四)

【接上】【亲妈不虐】【岳父岳母神助攻】



“bear,过来。”Finch半蹲着,招呼正和shaw在一旁玩球玩得不亦乐乎的bear,摇晃着手上一罐满满的牛肉干,“晚餐时间到。”

bear嗅到食物的味道,眼睛一亮,兴奋的摆着尾巴,扑过去举起毛茸茸的前爪抱着Finch的腿就争夺起肉罐头。

始料不及的Finch一下子被扑倒在了地上,“坏bear!”

bear听到训斥,怯怯的端正坐好,目不转睛的盯着Finch,黑色的尾巴示好似的左右摇晃。

“怎么了,Finch?”Reese不知道从哪幽幽的走出来,上前去扶他起来,心情似乎很不错,“bear让你操心了?放轻松,它是个好孩子,可能只是刚好叛逆期而已。”

“说到这个,”Finch一边轻拍着裤子上的灰尘,一边往bear的盆里倒着肉干,正色道:“你觉不觉得bear应该减肥了?”

“Finch,这有点小题大作了。”Reese只是笑笑,看bear狼吞虎咽的进食,脱下黑色西装外套,Finch顺手接过,一把搭在自己的电脑椅上。

“你不用监视着号码么?”shaw打断两个人之间的对话,手上拿着不知何时出现的汉堡,津津有味的吃起来。bear的晚饭也快要见底了。

“是我让他暂时回来的,”Finch一如既往地部署作战,“号码现在由Fusco监视着,但今晚你们俩得一起行动了。”Reese一言不发,白色衬衫线条硬朗,只是点了点头,气质冷静又沉稳。

“话说回来,shaw...汉堡...?”Finch忍不住问。

“这次我可没有坐在你的宝贝电脑前面吃。”shaw大口大口咀嚼着,满满的食物塞进了嘴里,腮帮子鼓鼓的模样有点像某种可爱的小动物,类似松鼠,反正是看不出杀伤力的那种就对了。当然,护食的时候不能算。

Reese解围道:“Finch的意思是,你怎么会有汉堡?”

“root买的,又说不饿没胃口,扔了浪费,就给我了。”

“Uh,”Finch推推了眼镜,“Ms.Groves 什么时候口味变了,双份芥末辣椒加倍?”

“可能,巧合吧。”shaw耸耸肩,表示没什么大不了。

Reese也加入进来,“还是你们俩吃东西的口味变得一样了?”

然后在这种默契却尴尬的氛围中,谈话中止了。

bear专心致志的解决了晚饭,吧唧叼起盆儿,啪嗒放在了shaw的脚边。



夜深了,街道上车水马龙,数不清的霓虹灯五颜六色流光溢彩,拥挤凌乱的城市依旧透着勃勃生机。

下城区的一家酒吧,门口守着两个体型高大的男人,每个人进场之前都必须通过这里的检查。酒吧并不算太大,吧台和酒柜都是复古式的装潢,设计考究,品味昂贵,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打着领带,戴着白色真丝手套的双手放在背后,站的笔挺,迎来送往。

“shaw,小心点。”Reese从侍者的托盘上拿走一杯红酒,状似漫无目的的向着人群走去。

shaw点点头,继而在吧台前坐下,不着声色的环顾四周之后,打了个响指唤来服务生,“一杯Whisky。”

“shaw,你可真辣。”来人用只有彼此才能听得到的音量称赞道,与此同时拉开shaw身旁的座位坐下,“你穿这条裙子真好看。”

shaw似乎对她的出现一点也不讶异,不说话也不回应,兀自低头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root略加思索,“还在为之前的事生气么,Sam...”

shaw在心里对自己翻了个白眼,她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只听到脑海中有个声音一直在念叨,‘够了够了这一切都够了赶紧给我停止’,但这是什么原因她也一概不知,有些状况超过了她能理解和控制的范畴,换言之,她有些慌了。她喝着杯里的酒,不经意的瞥了身边的女人一眼,那女人还在不厌其烦的猜测着她的心情,吧台下灯光昏暗,但她隐隐的觉得那女人脸上有一层浅浅的白光,明明是深的轮廓,瘦的脸庞,此刻却显得格外亲近和温柔。温柔?shaw心里以前从来没有浮现过这个词,她摇了摇头,仿佛要把这个词从自己的脑袋里甩出去,接着灌下一口酒,于是自然而然的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归咎为酒精惹的祸。

“shaw,号码朝你的方向过去了。”耳中传来Reese的声音。

root看着shaw仰起脖子一口干掉了杯子里的酒,起身整理了一下,镇定的朝着舞池走了过去,然后非常“不小心”的撞到了一个男人,她看着那个一头微卷的浓密黑发,下巴留着淡淡胡渣,打扮得体又绅士的男人伸出一只手来,似乎在邀请shaw跳舞,她看着shaw笑着答应了他的请求,她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Finch,你确定我们的号码是受害者,而不是行凶者?”

“我不确定,Ms.Groves,但我查过了,他身家清白,不吸毒赌博,也不酗酒,连一张超速罚单都没有,而他上个月刚刚坐上公司业务主管的位置,奇怪的是,上个星期他的妻子提出了离婚申请,目前正在受理中。”

“我倒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他太太表现的挺正常,”root要了一杯酒,“而他,看起来挺风流的呵。”root看着舞池中两个人贴的很近,男人的两只手并不老实,而shaw勉强应付着。root说中了,这男人只是个虚有其表的绣花枕头,并不蠢,但擅于伪装。

而这边,shaw借口去洗手间,留下男人一个人在舞池中央。Reese在远处关注着他的动向。

root放下酒杯,穿过人群,经过舞池的时候,男人感觉到一股沸腾着浓浓敌意的目光劈向他,那目光就像是精准和锋利的斧头,让人不寒而栗。

五分钟后,shaw从洗手间一出来就看到,那男人又勾搭上了一个姑娘,而那姑娘,穿一件靛蓝色的,大领口的高衩裙,棕色长卷发沿着耳骨垂下来,发尾扫在肩膀上,锁骨若隐若现,配上笑容,将性感发挥的一览无余。“root?!”

shaw让自己不要在意,但移不开视线,她的姿态,她的身材,她笑起来的样子,全部毫无防备的跌进眼中。要用什么词才能形容这种感觉呢,当shaw意识到自己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觉得自己很蠢,蠢到有点儿不爽,而不爽的感觉,shaw能够很清楚的分析,那程度就好比被别人抢走了自己的什么东西,她只好把所有的怒火发泄在洗手间的门上,随着砰的一声响,门被紧紧的关上。引来人群一阵骚动,有些人好奇的张望,root第一眼就看到了,脸上笑容仍不减半分。这使得shaw脸上的怒色又深了一层。

“John,怎么回事?”似乎是听到了这边的动静,Finch有些担忧。

“ Relax,Finch,姑娘们有自己的事要解决。”Reese悠闲喝着酒,另一只手放在腰间,以便及时掏枪。

“等等!”飞快敲击键盘的声音从耳机传出来,“我发现号码刚发出一条新短信,阅后即焚,但我拦截到了,他下了指令,John!他是行凶者!”

“收到。”Reese按了耳机,挂断电话,起身准备行动。

shaw的声音像是从冰窖里捞起来的一样,“交给我。”

“hey,最后警告你一次,放手。”男人正和眼前的女人聊得火热,回过头来又看到之前一起跳舞的漂亮女人,完全没当一回事,还以为她是为了自己吃醋了,正高兴不已。“我说你,放开她。”

男人困惑的眼神不住在两人脸上来回打量,而后,仿佛茅塞顿开般,哈哈大笑起来。

shaw感到一股怒气从脚底冲到头顶,好像全身的血液都朝着脑子涌去。

她攥紧了拳头,使劲全力抡了过去。

漂亮的左勾拳。

全场安静下来。

继而,沸沸扬扬。

root脸上的笑容僵住,似乎也在震惊的情绪里。

shaw上前一步,俯视被击倒在地的人,半蹲,一只手抓住他的衬衫领口,把他上半身拉向自己,握紧的拳头缓缓松开。

shaw笑起来:“我说过了,让你放开她的。”













  1. JFMZerooooooo 转载了此文字
  2. 锤锤的增高垫Zerooooooo 转载了此文字
  3. 哈默Zerooooooo 转载了此文字